上一回合生庭庭時,
我查了很多資料,看書、上網,查剖腹生產的過程及應注意事項,
不查還好,一查就心驚膽跳,
搞得我在剖腹當天早上就怕得不斷掉眼淚,
從病房一路哭到手術室裡,
沿路的人都以為我怎麼了,
知道是要去剖腹生小孩之後又都笑得要命,
說這種開心的事怎麼會哭成這樣,
他們就不知道,半身麻醉有多可怕,
你有感覺,只是不知道人家在幹嘛,做到哪裡,
意識清醒的在那裡被剖腹,如果這時來了個古人,一定會以為我被一群人謀殺!!
 
這一回合我學乖了,不再查任何資料了,
反正既來之則安之,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擔心多於恐懼,
擔心的是庭庭,兩年來都是我打理她生活中的大小事,
雖然在生產前有給老何和我娘教育訓練,
但是還是止不住的擔心......
所以在剖腹的前一天先行入院的那一夜輾轉難眠,
為的不是害怕隔日的手術,而是放心不下每夜同眠的小庭庭。
 
剖腹當天,因為有看時辰剖,
所以我推進手術室後,並沒有立刻到真正的手術房裡進行剖腹,
而是在待手術區躺著等;
躺在那裡的連我有三個人,
其中一個也是孕婦,哈!和我一樣看時辰的,要在4/9 上午九點到十一點剖!
所以我們就聊了起來,
事後,也在育嬰室裡常遇到她一起哺乳,真是有緣。
 
我本來以為手術都是一個樣,
一樣都是剖腹生產,對於一個被剖的人來說,這回我應該是經驗老到,沒什麼不懂的。
錯!!
大錯特錯!!
其實手術有很多細節,被剖的人不一樣、醫生不一樣、心情不一樣....就有很多不一樣的狀況!
比較起來,這回的手術是沒有上回成功,
麻醉部份,上回麻得又快又好,
從尾椎處一針下去,我就從尾椎一股熱氣麻麻麻麻到下半身,
接著麻醉醫生測試痛度,只測一次,沒多久就開始手術了。
這回是實習醫師麻的,正牌醫師在一旁指導,
我聽到正牌的指導實習的,說打下去時會有什麼感覺,如果是哪種感覺就是不對.....
老實說,這樣的教學聽得我頭皮發麻,因為我是手術枱上待宰的白老鼠)
果然!!我的頭皮發麻是有道理的,我的尾椎感覺有人在戳戳找找,不是一針下去的感覺,
然後我的左腳立刻不聽使喚的抽動,抽一下又抽一下的,
在手術前,手術室的人有跟我說,如果有問題或不舒服就立刻反應,但不能亂動,
於是我就鼓起勇氣大聲問「我的腳這樣抽一下抽一下,是正常的嗎??」
正牌醫師立刻安撫我,說是正常的,有時候打麻醉針會有這樣的情形.....
到現在我覺得正常個屁!!
因為我的尾椎一直覺得怪怪的,尤其在翻身到一個角度時,尾椎就很痛,很卡......
(GINA說,麻醉技術的好壞就在這裡....)
 
手術快結束時,我肚子還沒關起來,手術室的人又跟我說要打一針讓我好好休息,
可是我不是個好睡的人,所以大概失去意識沒多久,又醒來了,
醒來時剛好又聽到正牌醫生在指導實習醫生吧,
我可以想像他指著我還沒關的肚子,跟他們介紹我肚子裡結構異常的部份......
可是我沒有力量再說什麼了。
雖然只是半身麻醉,我聽得到、感覺得到,也說得出,手也能比,
但是就是一種很累很累的感覺,
讓你聽了對方的話,心裡想要答話卻答不出來,
這樣的情形長達兩天,
4/9~10我都是處於這樣的狀況,隨時想要昏睡,連話都講不出來,
這種情形倒是和上回手術後一樣。
庭庭4/9全天在醫院陪我,
她每天要用自己的語言和我聊聊天的,
我那天竟然要用我全身所有的力氣與專注力聽她聊天,
撐了差不多五分鐘,好在庭庭注意力移轉到別處去,
不然我真的撐不下去......
 
在最後手術完成,關了肚子之後,
我覺得無限的虛弱與疲憊,
還有雙手及嘴唇無法克制的發抖,
一直抖抖抖,
(上次也沒有這樣呀......)
我再度用我所有的力氣問「我這樣一直發抖是正常的嗎?」
手術室的人再度解釋,有些人打了麻藥會這樣的,
而且可能我有點冷,
所以就給我加了好多條被子,加上一盞暖燈照著我,
我才慢慢不發抖....
但是真正完全沒發抖,是從恢復室回到病房大概半小時後,才沒有發抖的情況,
接著就是不斷冒汗冒汗又冒汗,
每回老何來視察我躺在床上情況時,
問我需要什麼,我都回答「毛巾,擦汗」
後來毛巾就常駐在床上了。
懷孕時體重增加,除了BABY、胎盤、羊水還有身上的肥肉之外,
很多都是血液裡的水份,
所以生完之後會有排汗的情況,
加上做月子時吃補,更會排汗了。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受不了夏天做月子的原因。
好在我生完這些天,天氣都還不錯,不致於太熱,
不然又不能洗澡,又熱,真的會很難受的。
 
在手術房裡,我很擔心手術房外的庭庭,
很感謝手術房外等待的家人,
很高興就要和兒子見面了,
當護士把小孩抱給我看的時候,
我很慶幸我做了近視雷射,不然沒戴眼鏡和上回一樣根本看不清楚!
這回我把他看了個仔細,
呵呵,和庭庭剛從肚子裡出來時真是像極了!
只是眉心多了顆痣。
我心想,啊,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照顧庭庭和弟弟,
我一定要好好的快快恢復健康,
才能好好照顧他們,
就這一鼓動力讓我振作起來,
即使傷口痛、子宮收縮比上回還痛,也都能忍耐下來了......
 
這是生產篇,有空再寫命名篇、庭庭與宥熹篇...
 
第一張相片是宥熹;第二張是庭庭。
瞧!長得很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眼魚 的頭像
大眼魚

大眼魚碎碎念

大眼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