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人生關鍵的49秒,
我當了五秒鐘的盲人。
 
小小時候,覺得媽媽戴眼鏡很特別,
常偷戴媽媽的眼鏡,
就此種下了近視的因。
上了國小,三年級就開始戴眼鏡,
一開始就750度,
從此度數向上攀升,
一直到2006年3月17日晚上八點為止,
升到了750度,
是「高度近視危險群」。
 
羨慕人家做近視雷射恢復正常視力好多年了,
但是多年來也一直對「掀開角膜-->雷射-->覆蓋角膜」的程序很害怕,
尤其看了影片,一隻大眼睛在面前掀開角膜、雷射.....更是覺得恐怖得不得了!!
 
這回逮到GINA在眼科診所有認識朋友,
做雷射可以打折,
重點是GINA回台灣了,
可以幫我料理一下庭庭,
於是我二話不說,牙一咬,把心一橫,做了!!!
 
很多人說做雷射沒什麼,
雖然我這回沒有向上次剖腹生產進手術房那樣哭個不停,
可是回想起來也真的是蠻恐怖的內~~
 
因為看過影片,所以知道醫生到底在給我幹什麼,
尤其在吸我眼珠子起來時,
大概有三到五秒的時間我是全盲的,
雖然事前就知道會這樣,
那時剎那還是很害怕,
怕那三秒鐘是我往後的人生.....
醫生在一旁一直喊「你人生的關鍵49秒就要結束了,加油~」
我一直專注的看著閃爍的紅點,
49秒不知道算快還慢,
我想著這個景象好像似曾相識,
對了!就是國小畢業時和媽媽去東京DISNEY的太空山,
媽媽說「如果你都沒有尖叫,我給你兩百元」
我真的沒尖叫,媽媽也真的立刻給我兩百元,
從此我愛上雲霄飛車!
 
就這樣東想西想,
49秒一下子就變「倒數十秒開始」~
醫生說「非常好!手術非常成功!等等你就恢復四分之一的視力了」
 
兩眼做完,休息十分鐘後回家,
一出診所,
眼睛覺得愈來愈熱,
上了捷運更是覺得眼睛燒到不行,
快睜不開了,
可憐的GINA,比我早兩天做雷射,相當個半盲人,
這個半盲人帶著我這個全盲的人,
還帶著哎哎叫的何庭庭,
搞得相當累,
一回家我立刻吃藥、點藥水,
庭庭丟給老何,就躺在床上專心感覺痛苦,
一個晚上好像都沒有睡到覺,
一開始是痛苦,
等到不痛不熱了,
又很想知道我現在到底恢復多少程度了~~
 
隔天中午去回診,視力0.7
雖然還沒有1.0  可是我覺得已經離正常視力不遠了,
醫生說一定會慢慢恢復更好的視力,
好期待唷~~^_^
 
 

大眼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吳二二的聚會所
  • 我一直覺得能作這手術的人很厲害,光聽我就覺得怕!
    只是大家對於後來不用戴眼鏡,都很開心就是了。
  • Attla
  • 想到就覺得可怕!>"
  • 雪真
  • 每每看到朋友去做完回來變得好輕鬆,就覺得好羨慕

    可是,我就是怕死,

    所以到現在只停留在想的階段。

    所以,真是羨慕你們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