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大學同學會舉辦得比較晚,
不過沒關係,有,最重要!
 
其實每年大學同學會參加的人一年比一年少,
後來幾年,來的,也就是那麼些人,
可是,我對於每次的大學同學會還是有一些期待,
除非是不得已,不然我一定會盡量參加。
 
今年,算是我異動最大的一個年,
家庭成員多了一個小宥宥,
也搬離了生長三十多年的老家,
今年我帶著庭庭去參加大學同學會。
 
庭庭可以跟著我出去見見世面了,
小時候她逢生人就哭,像無尾熊似的巴在我身上,
我離開她五公尺以外,她也會哭......
現在,套句她的話「我長大了,我勇敢,不哭了」
我可以把她放在小朋友椅子上自己吃東西,
然後我去取食物,她可以等我一會兒,不哭。
 
今年同學會的成員們,大抵和前幾年差不多,
不過,有一號人物彷佛是第二次參加同學會的~Peter!
我記得沒錯的話,他上一次參加的同學會是畢業後舉辦的那年,在兄弟飯店。
 
我笑他「Peter,你十年來第一次參加同學會耶!!」
Peter 紅著臉說「我們畢業都沒十年咧~~」
其實,大家都可以笑他,就我最不應該笑他!
Peter 不喜歡這次同學會的餐廳,他會參加,主要是因為他之前答應接送我們去同學會的,
因為我們搬家後,才發現,哎呀,我們家和Peter 家很近的嘛!
所以 Peter 自告奮勇答應接送我們去同學會。
在藍天白雲、陽光普照的暖暖的冬天,他沒和老婆上陽明山,
就為了答應接送我們去同學會而去同學會,
真是令人感動啊。
 
我和庭庭坐一起,
同桌的還有豆花一家人,(豆花、豆花老婆、豆花兒子)
豆花的兒子1.5歲,小庭庭一歲,
和庭庭比起來是還沒被教化的,
赤裸裸的原始人性,很天真。
豆花看起來就是平常沒在帶小孩,
搞個東西給小孩吃還把蝦殼給餵了進去,
弄得小弟弟詩哇哇哭!
庭庭目睹這一切,在上洗手間時跟我說
「媽媽,那個弟弟的爸爸壞壞。」
我問「怎麼壞呀」
「他拿蝦子的殼給弟弟吃!!」她一臉正經的在馬桶上批判著。
 
秀娟的女兒長得跟她超級像,
一看就知道是母女!
四歲半的小女孩,長得像六歲一樣!
難怪秀娟看了庭庭說「哇,好小一隻」
是啊~~庭庭就和我小時候一樣,好小一隻,
兩年後我再帶弟弟來,可能大家會說他一點都不像我,好壯喔!
(我們一家去看醫生時,醫生就說宥宥好奇怪,就一個人長得特別壯)
 
我們的聚餐到了尾聲,
庭庭惺忪著睡眼,問我「媽媽,可以回家了嗎?」
我叫她去問Peter, 後來她鼓起勇氣問「叔叔,要回家了嗎?」~
美雀聽了大笑「你這句練很久了吼~~」
是啊,她在心裡唸很久了,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敢問出口的咧~呵呵。
 
同學會很開心,
看到同學們都沒什麼變,
嘉雯還是嘉雯的樣子、彥妤還是彥妤的樣子,
文森的頭髮又少了點;
欽錝有進步,多了服務大家的熱忱,可是欽錝太大隻了,庭庭會怕;
伊珊一樣超級無敵瘦,皮膚沒有她自己說的那麼糟;
美雀還是像小麻雀,到處張羅著;
瓊姿也一派貴婦的樣子,沒有變;
靜芬同樣安安靜靜的吃、安安靜靜的笑;
佳靜圓滾滾的到處搞笑,我還是習慣的檢查她衣服有沒有穿反;
大家討論著班上誰先結婚、誰先生小孩....
才發現很多本來以為是很重要的事,但我們的記憶都模糊了。
 
我有一個idea,
等輪到我們那組辦同學會時,
再和台科大借場地,叫外燴,
大家帶著自己的孩子們一起去,
帶小孩在我們曾經往返穿梭的校園裡一起走,
讓小孩在我們曾經嘻笑打鬧的校園裡跑步,
讓那些陪我們讀書、風吹過會沙沙沙的樹,也為我們的小孩遮遮陽,
讓我們一起回憶我們一起在小小的台灣工業技術學院 --> 小小的科大裡美好的過去。
 

大眼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怡君
  • 我跟你同學也很熟,下次有機會我也要參加你的同學會!!!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