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宥現在什麼都聽得懂,
也會說很多話,不過,大概只有我全部聽得懂。
 
他是很耐痛的小孩,
他不太怕痛,他怕的是生氣的那個氣勢,
所以打他沒什麼用,威脅他,比較有用。
威脅他什麼呢?
 
之前他最怕喔咿喔咿,就是救護車,
所以我說「你再不乖,喔咿喔咿要來把你抓走了!」
他馬上就會就範。
最近,他知道喔咿喔咿沒什麼好怕的了;
不過他怕我不抱他、不理他、不和他睡覺,
所以我說「你再不乖,我就不抱你了!」
他馬上哭著臉說「乖乖!乖乖!抱你!抱你!」
是的,他也到了「你我」分不清的年紀了。
 
如果罵他,他就頭愈來愈低,嘴巴愈來愈翹,
然後就杵在那裡不動,裝生氣。
可是如果喊他一下「宥宥,你在幹噴?」
他就抬起頭來笑了。
 
他是個氣也氣不久,哭也哭不久的小孩。
 
我都覺得宥宥的「哭」純粹是項表演;
如果只有我和他在,
他哭,維持不到兩分鐘一定會結束;
如果是我、老何在,
他哭,維持不到五分鐘,最高紀錄也不到十分鐘,就會結束;
如果我媽也在,他可以哭上十分鐘;
如果我二姨、二姨丈在,他的哭,是無窮無盡的,
一定要哭到他的目的達到了,才會停止。
 
所以他是看人哭的,哭,是項表演、是項手段,
他會判斷,誰會被這項武器打敗,他就會使出這項武器。
 
當小孩的就是這樣,
除了吃喝玩樂睡覺之外,
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想著怎麼對付大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眼魚 的頭像
大眼魚

大眼魚碎碎念

大眼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ndral
  • 當小孩的就是這樣,
    除了吃喝玩樂睡覺之外,
    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想著怎麼對付大人。

    沒錯...說的太好了
    我就是一天到晚跟我兒子諜對諜
    氣的我七竅生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