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戲稱自己是行軍團,
因為有時候要配合火車及巴士時間,
就得加緊腳步,
我們最常對小孩吼的是 "快點快點, 大步走!!"
或是 "快快快, 全速前進!!"
劍龍學長, 拉著兩件行李, 其中一件還是特大號的,
他說 "是啊, 我還是陸戰隊的呢!!"
 
可能只有陸戰隊的要搬一堆行李走山路上山吧,
行前有查到, 到某一站火車站可以寄放行李,
然後我們一行八人便裝上山搭纜車, 再上高山去看風景,
但是一到車站, 遍尋不著行李寄放處,
問了站長, 站長只簡單說一句 "沒有!" 就走人了.
我們只知道纜車站不會太遠, 但是到底有多遠, 路況如何, 全都不得而知.
於是我們就兩家八口, 4大4小, 4只皮箱, 4個背包, 2台推車,
這樣子的大陣仗給他上山去了.
氣喘吁吁, 若不是天氣涼爽, 恐怕是汗流浹背了,
看老何, 學長他們穿著短袖, 果然是有備而來,
上山到一半, 真的不行了~~這樣下去大家都會累垮, 如果肌肉拉傷, 往後的幾天不就泡湯,
所以亮&貝的爸爸媽媽, 帶著亮亮, 到我們歇腳處的一家餐廳請求讓我們寄放行李,
果然奧地利人是善良的, 就真的讓我們寄放了耶~~
我們感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就這樣, 便裝上山, 大概再走個十分鐘, 就到纜車站了.
到纜車站, 又是一陣錯愕...
這樣子的纜車, 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耶~~
我們以為是那種包起來的, 車廂式的, 結果竟然是滑雪纜車, 那種椅子式的...
一路到山的盡頭...
我問宥宥 "你敢坐嗎? 你會乖乖坐著不動嗎?"
他說 "我不敢, 我會怕怕!!"
這下可好了, 千辛萬苦來到這裡~~
大家討論一陣子後, 決定要勇敢上去, 行軍團, 陸戰隊, 可不是混假的!
就這樣, 大家把推車和不需要用的東西隨便往角落一放, 就排隊上纜車去囉~~
 
關於纜車的細節, 也是稍後專文說明. 因為這回我們搭太多種纜車囉~
 
我們一行八人中, 最不像行軍團的是宥宥,
每次想讓庭庭休息一下, 叫宥宥下推車走個路,
沒走十步, 他就喊, 我腳痠了~~
不理他, 再走個十步, 他就痛苦表情, 說"媽媽, 我不舒服~~~"
然後腳就軟掉, 拖都拖不動..
一坐上推車, 馬上又笑嘻嘻了...
後來我都知道他的不舒服, 是懶病發作!!
這趙旅程, 庭庭走的路和大人差不多多, 鞋底都磨平了,
同款的鞋, 宥宥的還像新的一樣!
 
在看瀑布的當天, 下山到一半, 老何說, 如果搭不上2點的巴士, 就要等到4點了.
於是我們全都衝衝衝, 本來我對於陡坡很恐懼, 到後來也不怎麼怕了,
牽著庭庭一路衝衝衝,
亮亮更厲害, 跑得比我更快, 我一直喊 "亮亮不要跑, 你會咕嚕咕嚕滾下去唷"
老何眼見我們真的是界於來得及和來不及之間,
大家都衝得不要命了,
只好喊暫停, 搭4點的巴士吧, 大家到餐廳稍做休息.
可憐的亮&貝一家人, 在山上用5分鐘時間吃完午餐,
現在吃不下, 就等我們一家人在餐廳享用大餐...呵呵呵.
 
在行軍的過程中, 小孩都還算聽話,
如果來不及搭電梯, 或是該車站沒有電梯,
叫小孩下來用走的, 然後推車我用背的, 他們都可以配合.
有時候一直換巴士, 換火車, 庭庭會覺得奇怪, 問 "怎麼了? 又坐錯火車了嗎?"
 
上下火車是最麻煩的時候,
學長和老何兩人, 一人在車上,一人在車下, 一個遞行李, 一個接行李,
行李包括4個行李箱以及4個小孩, 2台推車...
我們2位媽媽負責維持稚序, 確保小孩與行李都在, 沒有遺失.
 
只有一次, 我和3個小孩在巴士的後段,
下車時, 沒想到後門不開, (巴士有3個門), 巴士上又人擠人,
我只好大聲呼喊excuse me, wait a moment, please...
背著推車, 牽著小孩, 一路大喊, 擠到前門去下車.
下了車之後, 亮&貝的媽媽跟我說
"我們一下車, 嚇一跳, 還有1個大人3個小孩呢? 接著就聽到你在車上喊得很大聲了!"
我說 "一定要大聲的啊! 該大聲的時候我不會輸人的!!"
哈哈~~
 
不過當我自己一個人, 帶個2個小孩, 從德國搭火車往蘇黎世時,
行軍效率就很差, 因為要安撫兩個想睡覺的小孩,
然後揹推車, 抱小孩換月台, 行動力遲緩,
眼睜睜火車就這樣離去, 只好再等20分鐘下一班車了.
 
你說, 我們是不是堪稱世界上最猛的背包客~~
 

大眼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